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“中国儿童文学网”,网址永远不丢失!

中国儿童文学网!| 写作技巧| 作文欣赏| 高考作文

第二十章 潇湘惊噩梦

(第1/4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整章阅读       
    第二十章 潇湘惊噩梦 

    忙完中秋,王夫人想起司棋的事,让周瑞家的去问邢夫人如何处理。周瑞家的说,王家的已挨了打,请了假,不如把司棋直接送过去。王夫人就命她带人速去办理。她领人来到迎春房中,不顾司棋苦苦哀求,催司棋快走。迎春却仍是看她的书,似乎与她无关。绣橘要和司棋话别,周瑞家的也不许,直拉着司棋往后门走。恰逢宝玉从外面进来,司棋拉着宝玉,求宝玉找太太给她求情,被众媳妇硬拉走了。宝玉就骂这群媳妇,当姑娘时是那么纯洁,一嫁了男人就混账了。把看门的婆子都逗笑了。一个婆子过来说,太太让把晴雯的哥嫂叫来,领她走,今后再不受这妖精的气了。 

    宝玉大吃一惊,慌忙赶回怡红院,见一群人站在那里,王夫人坐在屋里,满脸怒气,也不理他,命人把晴雯拖出来。晴雯已四五天未进汤水,蓬头垢面,被两个女人从炕上架下来。王夫人只让她穿随身衣服,好衣服和首饰都留下。接着,王夫人又叫过四儿,骂她没廉耻,和宝玉一天生日,就说同一天生日的人是夫妻,也赶出去。再叫过芳官,说戏子更是狐狸精,让她干娘把她领走嫁人,并把所有的戏子全赶走。接着,王夫人又搜查了宝玉的物品,凡是不顺眼的都收走,吩咐袭人等以后小心,再出一点事,她谁都不饶;今年不宜搬迁,明年统统搬出去。说完,又到别处去查阅还有没有狐狸精。 

    宝玉原想王夫人来到,发一顿脾气,他一求情,就雨过天晴了。谁知王夫人把许多悄悄话都抖了出来,情知无法挽回,不敢多言。直把王夫人送到沁芳亭,王夫人才声色俱厉地说:回去好好念书,仔细你老子明天问你。宝玉边走边想,是谁搬弄舌头,竟能把别人都不知道的事告诉王夫人?回到房中,见袭人正为晴雯被赶垂泪,不由倒在床上,放声大哭。袭人劝他,晴雯这一出去,倒可静心养几天病,待好了,再去求太太让她回来。宝玉说,晴雯没有父母,只有个不正干的表哥,表嫂只知招蜂引蝶,无人照料,必死无疑。袭人说不会的。宝玉说那株海棠,无故死了半边,这兆竟应在晴雯身上。他又问,晴雯犯了什么罪?袭人说不过因她长得好,平时说话又刻薄,所以引起太太的憎恶。宝玉又问,他和四儿说的话,只有几个人知道,怎么传到太太耳中的?袭人知宝玉怀疑她,只好说天知道。宝玉让袭人把晴雯的东西送去,再捎上几吊钱,给晴雯养病,也算你们姊妹一场。袭人说她早想到了,到晚上派宋妈悄悄送出去。 

    宝玉安排好一切,悄悄来到后园门,买通一个婆子,把他领到晴雯的表哥吴贵家。他让婆子在外看风,自己进了屋,见晴雯躺在一领芦席上,幸亏被褥是她自己的。她本受一肚子委屈,到家又受了哥嫂的气,病上加病。方矇眬睡去,忽听有人叫她,睁眼一看是宝玉,不由又惊又喜,一把拉住他的手,哽噎了半天,才说:我只当再见不到你了。宝玉只是哽噎,说不出话来。晴雯要喝茶,宝玉找时,土台上有个熏得乌黑的吊子,找来个碗,又有油腥气,只得涮了两遍,用手绢擦了,倒上茶,一尝,又咸又涩,只好递给晴雯。晴雯如得甘露,一饮而尽。她愤然说:我已没几天活的了。我只有一件不甘心:我长得好一些,怎么就成了勾引你的狐狸精?早知今日,我当初就憋住了气。宝玉忙给她捶了一阵,才缓过来。她使劲一口咬断两根指甲,又把贴身小袄脱下,递给宝玉。宝玉脱下自己贴身的袄,给她穿上,忙穿上她的袄,掩上外衣。这时,晴雯的嫂子从外面回来,一见宝玉,如同苍蝇见血,以她听到二人说的话要挟宝玉与她zuo爱。宝玉哪见过这个,吓得不知所措。那女人把宝玉拉到里间,搂到怀里,两腿紧紧夹住他。宝玉正挣不开,忽听外面有人问:晴雯姐姐在这儿住吗?那媳妇这才松开宝玉。来人进屋,却是柳嫂母女,奉袭人之命送衣服和钱的。晴雯已气晕过去,那女人忙迎出来,收了东西。五儿瞅见宝玉闪身躲藏,就说:袭人姐姐找宝二爷呢!柳嫂说:宋妈等着宝二爷回去关门呢!宝玉趁势出来,如飞而逃。柳嫂母女忙追出来,让他不要急慌,免得被人碰上,倒不好看。 

    宝玉回到园中,心还突突乱跳。回到怡红院,扯了个谎,说是到薛姨妈家去玩了。宝玉胆小,夜间醒了就叫人。晴雯睡觉惊醒,都是晴雯陪他睡,今日袭人只好搬进来陪他睡。夜间宝玉醒来,又叫晴雯,袭人忙起来给他倒茶。宝玉吃了茶,再也睡不着,直到五更才睡着。却见晴雯走进来,说:你们好好过吧,我们从此别过了。说完就走。宝玉忙叫,把袭人惊醒,宝玉却哭着说:晴雯死了!袭人忙劝他,他恨不得立时天亮,就派人去探听。 

    天刚亮,王夫人派人传话,说是有人请老爷赏菊,老爷要带宝玉去。袭人慌忙起来,服侍宝玉梳洗了,催他快走。他只得来到贾政房中,请了安。贾环、贾兰也到了。贾政说:论读书,宝玉不如你们;论吟诗作对,你们不如他。今天去,众人要你们作诗,宝玉须助他二人。王夫人从未听贾政夸过宝玉,不由心花怒放。待爷儿四个走了,正要到贾母房中去,芳官的干娘来了,说是芳官与藕官、蕊官自出去,寻死觅活,只要铰了头发当姑子去,饭也不
(第1/4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整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