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“中国儿童文学网”,网址永远不丢失!

中国儿童文学网!| 写作技巧| 作文欣赏| 高考作文

第十七章 醉眠芍药

(第1/5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整章阅读       
    第十七章 醉眠芍药 

    平儿进入厅中,姑嫂三人正说年前赖大请吃酒,赖家花园的事。探春让她在脚踏上坐了,说起姑娘们每月除了二两月钱,还有二两胭脂头油钱,岂不同学堂里的八两一样重叠了?事情虽小,也是不妥当的。平儿解释,姑娘们使的东西,是由外面买办买的,他们不管能用不能用,只拣便宜的买。姑娘们的二两月钱原是备不时之需的,只好自己买了用。平儿就提起赖家花园,还没有大观园一半大,但他们把园子包租出去,每年除了戴的花儿、吃的笋菜鱼虾,还能收入二百两银子。园中的一个破荷叶、一根枯草,都是值钱的。大观园若包出去,每年可有四百两利息。当然,贾府并不在乎这点银子,只是这样一来,花草池塘有人管理了,也就省了清扫枯枝败叶的许多人和花匠。收入的钱除了包下脂粉头油钱,再分给没有差使的人一些,包的人可以自己落下。包的人有了差使,自然要加强管理,也省得她们吃酒玩牌,无事生非。三人一致同意,就找来婆子的花名册,大家商量,大概定了几个人,派人找来。李纨把事情说了,大家都说好。这个要包竹子,除了吃的笋,还可以交多少钱。那个要包稻田,除了喂鸟雀,还可以交多少钱。说到蘅芜院,探春认为无利可图。李纨说:蘅芜院更厉害,香料多值钱?怡红院的玫瑰、蔷薇、月季、金银花、藤花都值钱。探春说:可惜没人会弄香料。平儿说:宝姑娘的莺儿她妈就会。宝钗怕人说闲话,让包给茗烟的母亲叶妈,二人最好,叶妈请黄妈帮忙,那是她们自己的事了。最后,探春宣布,有差事的人得的钱,既不用交账房,也不用交二奶奶,除了姑娘们脂粉钱,再分给没差使的人一些,都归自己。这一来,所有的婆子都高兴异常,不知怎么谢好了。宝钗说,太太把家务委托三人,只要大家不再吃酒赌钱,就是给她们捧了场,也为自己挣了脸面。 

    林之孝家的进来说:江南甄府家眷昨天到京,今天进宫朝贺,派人来送礼请安。李纨、探春看过礼单,说:赏他上等封儿。三人去见了贾母,看了礼物,贾母让太太回来看了再入库。又说:甄家与别家不同,用上等封赏了男人,又要派女人来,准备好衣料。不出所料,甄府来了四个女人,都是四十往上年纪,穿戴都很华丽,请安问好后,贾母让她们在脚踏上坐了。贾母问她们何时到京,都是谁来了?女人一一回答。贾母又问:你们哥儿也跟着老太太?女人说:也跟着老太太。贾母问他几岁了,上学没有?叫什么名字?女人说十三了,因老太太疼爱,天天逃学,老爷、太太也不便管教。因老太太拿他当宝贝,就叫宝玉。贾母说:偏偏也叫宝玉。李纨说:世上重名的多着呢!女人说,她们也听说哪位亲戚家有个宝玉,因十多年没进京,弄不清楚。贾母就命人叫来宝玉,女人们忙站起来,拉着他的手一瞧,惊讶地说:跟我们哥儿不但重名,模样儿也一样,假如在街上见了,还真以为是我们宝玉呢!贾母不信,女人们却说:模样儿一样,性子却不一样。我们那个,别说拉他的手,东西都不让我们碰,使唤的都是女孩子。 

    话音未落,李纨等忍不住笑起来。贾母说:我们要让女人拉你们宝玉的手,他也让拉。大户子弟,无论他怎样刁钻古怪,礼数上还是懂的。他要不懂礼数,大人也不会容他刁钻了。女人们说,她们宝玉见了客,礼数比大人还规矩,所以无人不爱,都说:为什么打他?谁知在家里无法无天。 

    宝玉回到园中,去蘅芜院找到湘云,把这事说了。湘云说:如今有了同伴,闹狠了,再打狠了,你好逃到南京找那一个去。宝玉说:你也信?湘云说:列国有个蔺相如,汉朝又有个司马相如。他们同名不同貌。孔子和阳货就同貌。他们又不同名。湘云无话可说,就睡下不理他。宝玉也弄不清到底有没有另一个宝玉,闷着头回到房中,躺在榻上胡想,不觉睡去。来到一座花园内。那边过来几个丫鬟,生得都很漂亮。丫鬟说:宝玉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宝玉说:我偶然到此,请姐姐带我逛逛。丫鬟说:原来不是咱们宝玉。宝玉问:这里也有个宝玉?丫鬟说:宝玉岂是你叫的?仔细打烂你的臭肉!丫鬟们走了,还说:跟臭小子说话把咱们熏臭了。 

    宝玉从未受过这种侮辱,更是烦闷,顺步来到一所院内,走进屋内,见榻上卧着一个人,几个女孩儿有的做针线,有的嬉笑玩乐。榻上少年叹了一声,丫鬟问:宝玉,你不睡,又胡想些什么?少年说:我听说京中也有一个宝玉,和我一样。刚才我做了个梦,到了京中一个花园里,丫鬟都叫我臭小厮,不理我。好容易我到他屋里,他却睡着了。宝玉忙说:原来你就是宝玉。那个宝玉下了榻,拉着手说:原来你就是宝玉。二人正要说话,只听有人说:老爷叫宝玉。那个宝玉吓得慌忙走了,宝玉大叫:宝玉快回来,宝玉快回来!袭人忙推醒他,问:宝玉在哪里?宝玉呓呓怔怔指着说:才去了不远。袭人说:那是镜子照的你的影子。宝玉仔细一瞧,自己也笑了。 

    这天宝玉去看黛玉,黛玉正睡午觉。他走出来,见紫鹃坐在回廊上做针线活,问:昨夜她咳嗽好些了?紫鹃说:好些了。宝玉摸了下她的衣裳,关心地说:穿这么薄,坐在
(第1/5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整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