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“中国儿童文学网”,网址永远不丢失!

中国儿童文学网!| 写作技巧| 作文欣赏| 高考作文

第十五章 联诗芦雪庵

(第1/4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整章阅读       
    第十五章 联诗芦雪庵 

    转眼到了十四,天还没亮,赖大家的就来请。贾母高兴,就带上王夫人、薛姨妈、宝玉姊妹,到赖大的花园坐了半天。外面大厅中,薛蟠、贾珍、贾琏、贾蓉等都来了。赖大请了几位现任官员及大家子弟作陪。其中有个柳湘莲,薛蟠见过一次,听说他最爱串戏,而且都是串生旦风月戏,就误以为他是风月子弟,只恨无由相识。贾珍等也久慕他的名,酒盖住了脸,就请他串了两出戏。卸了装,几个人移席一处,说东道西。 

    柳湘莲原是世家子弟,父母早丧,读书不成,生性豪爽,不拘小节,耍枪舞剑、赌博吃酒,甚至眠花宿柳、吹笛弹筝,无所不为。因他年轻貌美,不知底细的人往往认为他是优伶一类。薛蟠一见他,又旧病复发,只想与他唱*花。他正急不可耐,赖大的儿子赖尚荣却对柳湘莲说:宝二爷吩咐,他有话跟你说。你等一下,待我叫他出来。就命一个小厮往里传话,悄悄请宝二爷出来。不一时,宝玉来了,与柳湘莲拉着手到侧书房坐下。宝玉问:到秦钟坟上看了没有?柳湘莲说:今年雨水大,我去看了,见冲得不像样子,就雇了两个人,收拾好。宝玉说:怪不得。上月我们的池子里结了莲蓬,我摘了十个,让茗烟到坟上供他,回来说又新了。我只恨整天圈在家里,一点做不得主。柳湘莲说最近他要出游,没有一定的去处,得三年五载才能回来。宝玉叮嘱他走时一定说一声,好为他饯行。柳湘莲已看出薛蟠不怀好意,让宝玉先出去,他设法避开薛蟠。 

    柳湘莲来到大门前,见薛蟠正在闹:是谁放小柳儿走了?柳湘莲恨不能一拳打死他,又碍着赖尚荣的面子,忍了又忍。薛蟠见到他,踉踉跄跄地走来,一把拉住,眉开眼笑地问长问短。柳湘莲看他那丑态,心里直恶心,心生一计,故意曲意逢迎,把他拉到僻静处,说:你要真心和我相好,可到我家来。咱们一齐走不方便,我先走,你坐一会儿再到我家找我,可不许带一个人。薛蟠乐得不知怎么好了,说:我不认识你家,怎么找?我家在北门外,我在北门外桥头等你。说完,柳湘莲拉薛蟠回到席上,吃几杯酒,他先溜了。薛蟠又吃了几壶,溜出来,吩咐小厮几句话,骑上马,直奔北门。 

    贾珍不见了二人,让人寻找,四下没有。门前家人说:恍惚奔北门去了。薛蟠的小厮平日怕他,也不敢去找。贾珍见天色渐晚,放心不下,命贾蓉带人出北门寻找。下桥二里多,忽见一个芦苇坑,薛蟠的马拴在路边树上。众人来到树下,听到芦苇坑中有人呻吟,寻了进去,见薛蟠衣衫破烂,鼻青脸肿,正在泥水中挣扎,浑身上下滚得泥母猪一般。贾蓉已猜个八九分,命人把他搀起来,揶揄地说:薛大叔天天调情,必是龙王要招你为驸马,你碰到龙犄角上了。薛蟠羞得无地自容,上不去马,贾蓉命人到关厢雇了一乘小轿,让他坐上,抬进城。贾蓉还要把他往赖府抬,他百般央告,求贾蓉千万别抬他去,也不要说他这般模样。贾蓉才让送他回家,自己回到赖家,向贾珍说了。贾珍也知是湘莲打的,笑着说:他该吃个亏。 

    薛姨妈与宝钗回到家,见香菱的眼红肿着,问明原因,忙来看望,见薛蟠虽浑身是伤,并未伤筋动骨。薛姨妈又疼又恨,骂一阵薛蟠,又骂一阵柳湘莲,想告诉王夫人,派人捉拿柳湘莲。宝钗劝她不必惊天动地,朋友们喝醉了,翻脸打架是常事,她哥不过多挨了几下,不如过数天,请珍大爷、琏二爷出面,备下酒席,请来柳湘莲,让他当众向哥哥赔个不是,事情就完了,若是告诉姨妈,四处拿人,倒显得薛家依官仗势,欺压平民。薛姨妈说宝钗想得周到。宝钗认为哥哥不服妈妈管,就该吃这样的亏,吃过几次也许会改好呢。 

    薛蟠浑身伤痛难忍,大骂柳湘莲,又要报官拿人,又要派人拆他家的房子。薛姨妈只好说,柳湘莲酒醒后,后悔不及,连夜潜逃了,薛蟠才无话说。他羞于见人,托病不出。到了十月,各铺的伙计家在外地的,算年账回家。有个张德辉,自幼在薛家当铺当伙计,如今是总管,今年也要回家,明年春上再来。他向薛蟠说,先派他大儿子照料门面,他明年端午前回来,贩上些纸扎、香扇及香料,除去关税与路上开销,可得几倍利息。薛蟠正难见人,想出去躲个一年半载。再说文不文,武不武,虽做买卖,连秤都不会认,不如弄点本钱,跟张德辉走一趟,一来躲羞,二来游山玩水。 

    想好,他先跟张德辉说了,晚上又去跟母亲商量。薛姨妈怕他出去,更无人约束,赔了本钱事小,别闯下大祸来,不让他去。他就说母亲只会抱怨他不学好,他想成人立事了,偏又不放他去,将来怎么办?就赌气回屋睡了。薛姨妈命人接回宝钗,把薛蟠要出去经商的事说了。宝钗认为,张德辉是老伙计了,忠实可靠,是个经商老手,哥哥有他照应,生意上不会吃亏。再说哥哥无法无天,不过是仗着亲戚朋友的势力;到了外面,人生地不熟,举目无亲,也难以横行霸道,拼着赔个千把银子,让哥哥历练历练也好。薛姨妈点头称是。次日,她命人请来张德辉,在书房中摆下酒席,让薛蟠陪客。她在后廊下,隔着窗子拜托张德辉照料薛蟠。张德辉满口答应,说十四
(第1/4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整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