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“中国儿童文学网”,网址永远不丢失!

中国儿童文学网!| 写作技巧| 作文欣赏| 高考作文

第十二章 盛怒惩不肖

(第1/4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整章阅读       
    第十二章 盛怒惩不肖 

    宝玉说了麒麟的来历,湘云拿出那个麒麟来。宝玉接过,说:亏你捡了。湘云说:幸亏是这个,将来做了官,把印丢了就完了。宝玉说:丢了印倒平常,丢了这个我就该死了。袭人斟来茶,与湘云说了些离别情,回顾了多年的情谊。湘云取出戒指,赠给她。宝玉刚一插嘴,湘云就挖苦他见了林妹妹就不知怎样好了。袭人打断二人的话,求湘云帮她做一双鞋。湘云感到奇怪,贾府养着裁剪、针线两班人,为什么还要她帮做?袭人不便说被宝玉踢伤,只说身体不好,而宝玉的衣服鞋袜从来不让那些人做,只好拜托湘云。湘云说宝玉铰了她做的扇套,又叫她做鞋,她成奴才了。宝玉连忙赔礼。袭人说明是宝玉惹恼黛玉,黛玉铰的。湘云赌气说,黛玉既会铰,就叫黛玉做。袭人又解释黛玉体弱多病,去年一年才做了个香袋,今年还没动过针线呢! 

    正说着,有人来回:兴隆街的大爷来了,老爷请二爷去会客。宝玉一听贾雨村来了,浑身不自在。袭人忙为他换会客的衣裳,劝他赶快去。湘云也劝宝玉,虽然他不愿考功名,也该常会会官场上的人,将来也好来往应酬,别光在脂粉队里混。宝玉动了气,赶湘云走。袭人劝湘云别在意,上次宝钗提过一次,他就把宝钗晾在这里,自己走了;若是林姑娘,岂不要哭死?宝玉说:林姑娘从来不说这混账话!二人笑着说:这是混账话? 

    黛玉看了宝玉弄来的野史外传,上面许多姻缘都是由鸳鸯凤凰、玉佩金环等玩物撮合而成。湘云去了怡红院,她生怕宝玉也有个麒麟,与湘云来一段风liu佳话,忙赶到怡红院,站在窗外偷听,正听到湘云劝宝玉与官场上的人会会,宝玉说林姑娘不会说这种混账话。黛玉不由又惊又喜,又悲又叹。自己眼力不错,宝玉果然是她的知己。但自己气弱血亏,只怕难于久在人世,岂不是命薄?想着,不由珠泪涟涟,忙转身就走。 

    宝玉出门,正见黛玉在前面走,似乎边走边擦泪,连忙赶上去问候。黛玉强作笑颜,说:谁哭了?宝玉说:眼上泪珠儿未干,还撒谎呢!抬手为她擦泪。她忙退后两步,说:又动手动脚的。说话忘了情,也就顾不得死活。死了倒不值什么,丢下什么金又是什么麟麟,可怎么好?宝玉又急了,问:你还说这话,到底是咒我呢还是气我?黛玉深悔又说了莽撞话,笑着说:我说错了。看你急得一脸汗。不禁伸手为他擦汗。宝玉瞅了半天,方没头没脑地说:你放心。黛玉怔了半天问:我有什么不放心?宝玉叹口气,说:你果然不明白这话?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。果然我不明白什么放心不放心。好妹妹,你别哄我。果然不明白这话,不但我平日的心意白用了,连你平日待我的心意也辜负了。你就是因为不放心,才弄了一身病,假如想开些,也不会一天重似一天。黛玉如遭雷轰电击,只觉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恳切,心中有万语千言,却又半个字也说不出来,呆怔怔地望着他。他心中也有千言万语,也说不出来,同样呆怔怔地盯着她。黛玉终于咳了一声,转身要走。宝玉忙拉住她,要一诉衷肠。黛玉拭着泪推开他的手,说:你的话我都明白。头也不回地走了。 

    宝玉出门慌张,忘了拿扇子,袭人拿了送来,见二人如此缠mian缱绻,远远站下;见黛玉走了,宝玉还站着发呆,就走上前去。宝玉却一把拉住她,说:好妹妹,我的心事,从来不敢说,今天我胆大说出来,死也甘心!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病,只有你的痛好了,我的痛才能好。袭人吓得大叫:神天菩萨,坑死我了!敢是中了邪,还不快去会客!宝玉这才醒过窍来,涨红了脸,夺过扇子就走。 

    袭人思量,宝玉定为黛玉入了魔,生怕二人将来犯下风liu罪过,又无法劝阻,不由滴下泪来。宝钗走来,说:大毒日头底下,出什么神?袭人忙掩饰:那里有两个雀儿打架,我看呢!宝钗关心地问:宝兄弟匆匆忙忙去哪里?袭人说:老爷叫他。宝钗担心宝玉受教训,袭人说去会客。宝钗就埋怨客人不知趣,大热的天胡跑什么,又问起湘云在怡红院做什么,袭人说请她给宝玉做鞋。宝钗说出湘云的困境,自她父亲死后,她依附叔叔,她婶子为了省钱,什么活儿都是她亲手做;别看她表面上说说笑笑,背地里却常伤心落泪。抱怨袭人不体贴湘云。袭人这才知道湘云如此劳累,后悔不该请她做活。宝钗让袭人只管把宝玉的东西让针线上的做去,袭人说根本瞒不过宝玉,只好自己做了。二人正说着,一个老婆子跑来,说是金钏儿好好的,跳井自尽了。袭人不觉流下泪来,宝钗忙奔向王夫人处。 

    王夫人房中鸦雀无声,她自己独坐里间垂泪。宝钗在一旁默默坐下,王夫人问宝钗,见了宝玉没有?接着说金钏儿跳井死了。宝钗这才问原因。王夫人说:前几天她弄坏我的一件东西,我一气打她一巴掌,撵她出去,想着气她几天,再让她进来。谁知她气性这么大,就投井死了,岂不是我的罪过?宝钗安慰她:姨娘是慈善人,才这样想。多半不是她跳井,可能是她在井边玩耍,不小心失足落井。纵然是她生气投井,也不过是个糊涂人,不值得可惜。王夫人说:话虽如此说,到底我心中不安。宝钗
(第1/4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)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整章阅读